圈小暖: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

家庭是我们心中的港湾,飘摇世界中的依靠。不论从物质还是精神上,家庭都能给我们莫大的力量。这是因为家庭留给我们的印象是孩子的欢笑,是父母的关爱,是无条件的爱和牺牲,是不问缘由与对错的支持与付出。但是如果现实中家庭已经支离破碎,已经没有人再去维持它,只是一味的消耗甚至是利用,那又该如何抉择这个家庭的去留呢?



哈哈哒     资料: 女    90后    心理求助


我哥哥,结婚了孩子两周,一年前我哥因为打架被判三年, 我爸妈很小的时候离婚了,我哥跟我爸,我跟我妈, 我妈现在也有家庭有三个孩子, 因为我哥进局子,所以嫂子来家里住, 她每天好吃懒做,在家什么都不干,我们一家人快被她给逼疯了,但是为了让我哥出来有个圆满的家庭都在忍, 我妈一辈子特别不容易,我哥不正干,也是好吃懒做,整天往我妈要钱,还惹是生非,让我妈丢尽脸面,但是我妈因为心软,没办法一直忍着, 我哥进去以后我嫂子一直在家,也不工作,上了三个月班,休息了一个半月,后来因为老板小气不干了,现在又觉得太热不想上班,在家待着也不管孩子,每天只知道顾自己,一天四五顿饭,也不管孩子饿不饿,不管喂孩子,啥事儿都让孩子找奶奶,饿了就让孩子喝旺仔奶,一天喝四五瓶让孩子当饭吃,我觉得我嫂子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每天让孩子看手机动画片 孩子眼睛都对到手机屏幕了也不管,只要孩子不哭不闹就行, 我妈说她两句,还不高兴,跟我妈吵, 看到我妈伤心的样子我也特别心疼,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儿子和儿媳妇,真是欠他们的, 我嫂子还经常吭我钱,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就希望她能对我妈好, 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家就是太惯她了,真不知道怎么办, 怎么改变一下她!哎!


咨询师 张海祥 回复 哈哈哒

你好,家里有这样的哥哥嫂子确实让人烦心。你爸妈离婚了,你哥是跟着你爸,到他出事或有困难时,为啥不找你爸而是找你妈和你?你们拒绝一两次会是什么结果?


哈哈哒 回复 咨询师 张海祥

我爸从我记事起天天喝酒,每天都是醉的不省人事。


咨询师 邝森宁 回复 哈哈哒

你好,看了你介绍的情况,特别能理解你的心情,谁家有这样一个媳妇、嫂子都不会开心的。说到改变,如果本人没有改变的意愿,外界的力量再大也是远远不够的。


咨询师 赵咪咪 回复 哈哈哒

你好呀,这位朋友。看到你现在在家里面的处境,确实是很难办。一边是哥哥嫂子,一边是你和妈妈,如何计划清界限又不会疏离,真的需要好好想一下。


咨询师 贺小鹤 回复 哈哈哒

现实版樊胜美,也许可以学习她,需要决绝,划清界限,各就各位,很不容易,从前是连体,分开不是那么容易。


咨询师 杨军 回复 哈哈哒

你好朋友,看到你的描述,深深地感受你的无奈和对妈妈的心疼。得知哥哥在那样的父亲身边长大,现在这样也不足为奇,相信妈妈也是带着许多愧疚来迁就你哥嫂的。现在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是你妈妈的心结,她是在还从小没有养育哥哥的感情债,这个可以理解。但要有界限,如果真想帮助哥哥成长,担起一个做丈夫及父亲的责任,就该让他们独立生活,可以给予相应的支持。只是妈妈要过她自己这一心理关。不容易啊!深深地可以感受你和妈妈的不易,其实哥哥也是受害者,从小没有父母的爱,到现在也是令人头疼的。


哈哈哒 回复 咨询师 杨军

前几天我嫂子威胁我爸妈给钱,说要给我哥离婚,回娘家住了一个月,都没给她钱,昨天回来了,我哥往家打电话,问我妈,说我嫂子跟他说在家受委屈了,心里难受,我妈特别心寒,这一年多我妈都是怎么过来的,瘦了二十斤,心里有事儿晚上睡不着觉基本都得喝安眠药,我嫂子呢,从我哥进去以后胖了三十斤,每天跟没事儿人似的,一天吃四五顿,其他时间往床上一躺,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 她受委屈!我真是快无语了,我现在不能见她,一见她我就来气,我不要求她做的多好多好,只要心疼我妈就行,可她呢,呵呵,感觉理所当然,对她有一点不好,还埋怨你,不是说谎话骗我哥,她生病住院了,就是在家受委屈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咨询师 杨军 回复 哈哈哒

又一次感受到你的无奈。你感觉你和妈妈一味的忍受下去能有改善吗?这是你们需要思考的。



咨询师 杨湛德 回复 哈哈哒

你很爱也很关心你妈妈,你对妈妈也很有孝心,希望减轻她的负担。但是我们自己能力是有限的,即使我们愿望是好的。所以你面对这样的状况,你需要考虑的是你能力范围内能做的是什么,有时关系如果给双方带来不舒服,双方会进行调整。


咨询师 安岭 回复 哈哈哒

朋友你好,看了你的叙述,也看到你的标题,感觉很沉重,得寸进尺,让人也感觉很愤怒,如果你的朋友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你会怎么对他说?你会建议他怎么做呢?


圈友 程序猿-花斑辉 回复 哈哈哒

这还忍什么呢,必须赶走啊,你哥回来赶上这么个媳妇又有什么好。



小暖:感谢各位老师的建议与分享,不知道有没有启发到我们的主人公呢?妈妈的一味付出与忍让并没有换来哥哥的成长与嫂子的感恩,反而变成了一种赎罪式的、认命式的接受。但哥哥与嫂子已经是成人,与其让他们日益丧失劳动力与生存心,不如支持妈妈改变现状,转换思维,带着妈妈、哥哥、嫂子走出错误的泥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