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暖:忠仆

忠仆


梦主:女,90后,心理学爱好者


梦见了一部电影,一群官人追捕一个逃犯,无意识被引了墓地。一个女子驾马车停在目的门口与一个男人会和,马车上上一个婴儿。男人是,给她们送饭的,她们吃饱就回墓地里面去,墓地里面有暗门,是可住的地方。我是女人身边的小丫鬟十几岁的那种。 我发现了官兵,就故意惹出动静被抓,这样他们就不会认为有同党了。门口前的女人孩子们也会发现我被抓隐藏好自己。 好像是我很漂亮,当官的头目看上了我,头目是个官二代少爷。另外我也没什么罪没法定罪。 他把我收在府里当丫鬟。后来的场景是他问我关于逃犯(男人女人孩子),我就亲他。场景是他坐着,我慵懒的躺在他腿上,花裙衫妖媚不艳俗。根据后面的场景判断,我应该已经是,他的小妾了。 我,要保护我的主人,所以不说,所以当妾。但是在亲他的时候却想哭,我不知道对这个男人是何种感情?感知不到。



赵咪咪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梦主,你好。 梦的开端,让人想到一句话“梦是梦者自导自演的电影”。 梦主导演了什么?我的“超我”(弗洛伊德:良心的我)追着“本我”(弗洛伊德:享乐的我),追到了一段我已经埋葬的过去。这过去是:成熟的我、少女的我、婴儿的我,一起活跃在记忆的深处。“超我”想要把记忆清除干净。但是,只是抓到了“少女的我”,无法定罪,反被诱惑。 梦主何以导演这样一出黑色幽默剧?可能是梦主的良心感觉到梦主的内在里有一些已经和梦主无关的不好的记忆,需要清除和释放。但是,这个清除工作并不容易,那份记忆很顽固、很聪明、很协作、很难破,甚至打入了“超我”内部。 “超我”被“本我”诱惑,互相融合,即互相接纳。似乎,“超我”没有那么好,“本我”也没那么坏。同理,不好的记忆也没那么不好。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整合的梦,整合的是梦主内在里“好与坏”的部分、“当下与过去”的部分。人格的整合是会有郁结或者阵痛到麻木的,因为有自我拉扯,甚至自我厮杀。梦主加油,整合完了,内心会平静,好坏不再极端,爱恨不再激烈。



梦主:


为你的解析点赞,虽然很多梦境都被解答的很好,我却都懒于评论,但是您这一次不一样。非常的精准到位,第二天我又梦了一些奇怪的梦见。不过现在那些貌似不是那么重要了。也是12月12日傍晚,就是像你说的我整合看见了一些很重的东西。从这个梦境开始到昨天傍晚,两天两晚,事件一件,总之呀,你的解答和我的感悟符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