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不羡

女 95后 心理学小白

  • 帖子(7)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不 其实造谣应该不是我最担心的 毕竟是我先不对,如果她要说就说吧。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我让辅导员介入这件事是正确的吗?去找老师公平吗?真的,事情都是因为我一不小心占了她的桌子啊!

166131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我还是想让辅导员介入一下,她要是死活不换那就我走算了。但我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毕竟再怎么说,事情也是由我而起,而且我也很怕她在班里嚼舌根,担心她在背后造谣。毕竟……我她感觉就像做这种事的人

166130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谢谢回复(^_^)

166128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我有个室友觉得我占理,就是那个最先到的人。另外一个不确定,她和那个女孩子关系好一点。我们室友关系都一般,四个女孩四个样子,走不到一块去。还有就是辅导员也说她的行为有点不对。我与另外一个寝室的女孩说,她也觉得是那位仁兄没沟通好的问题。 唉,其实说心里话,虽说事情由我而起,我还是觉得她的责任大一些。虽然这么说很白莲花,但我真的觉得好冤枉啊。我性格内向,经常把别人的感受放在自己之前。从来没和人起过这么大矛盾的ಥ_ಥ

166126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有的时候会想为什么我要碰到这种事啊?为什么就我这么不顺啊?因为一次无心之失我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真的不能接受啊!凭什么啊?明明是她不对之处多一点吧?她一开始没告诉我不寻求解决方法,后来又占了我的床位。这是小人的做法啊!

166123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可以来个人吗……我真的好揪心啊

166122
TA回的 热度:710   评论:11

无意间的错误行为激起了一连串矛盾,求问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

临川不羡

2018-02-12 23:01:48.0

大一开学,寝室入门四个桌子,有一个表面烧焦了,无大碍;四个床,贴着大名一二三四明确归属。我第二个到的,问最先到的人桌子如何分配啊?答曰:反正就坐一年,随便坐吧。 如果能重来,我一定去好好问问辅导员。 大二如约搬校区,我第三个到,发现桌子不变,我的床位被侵占了。 当时我的内心:喵喵喵??搁着干嘛呢?非法侵地呢? 遂与那位仁兄交涉:哥们这床位好像是我的吧? 仁兄皮笑肉不笑,态度傲慢:呵呵,当时你把最烂的桌子留给了我,现在我占你一个床位怎么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啊你说呢? mmp哦当时你自己来的最晚好吧。而且你还欠着老子钱呢哪来的脸这么说。 嘟囔了一句:这是个什么鬼逻辑啊? 被听到,然后她竟然开始直接喷我??委屈气愤得不行。 大吵一架,从此冷战 真是难受,我从小就没和别人起过这么大的冲突,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本来吧,这是到这也就结束了,一个床位就看清一个人,不亏。 但是 那个床位我是真的睡不惯啊?!那个光啊我去咧,直接从头顶照下来。仁兄又是熬夜党,十二点关灯,六点被清晨第一缕阳光唤醒。从此每天睡眠时间五小时。什么鬼这就是你换床位的理由吧啊? 补充一下,此仁兄是位奇葩室友,寝室外放,十一点半了依然大声聊天,大家都上床了依然灯开得透亮,有那么三四次烘干机乌拉乌拉地开到半夜三点,总之她各种干扰我的正常生活。 本来占我床位之前吧,想着都是室友,算了算了。 现在不一样了啊,现在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心态瞬间崩了。 终于在一天晚上我听着她烘干机的轰鸣声三点还没睡着,内心骂了一堆脏话,用最恶毒的话语内心诅咒那位仁兄——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这是我能骂出来的那种——当我开始冷静地思考怎么人身报复的时候,我猛然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不然我迟早和她同归于尽。 虽然烘干机我管不着,但床位我总要得回来吧?这样在她不用烘干机的时候我也能睡得好一些。 然后怎么办呢,跟她去交流交流?不存在 的,她打心底觉得自己做的都是有道理的。 只能找辅导员了呗。 然后转折点在这里 辅导员说,虽然桌子没有明确说,但一般都是默认按床位的顺序来的。 当时我就懵了,这就意味着,按照我们床位的顺序,我的确应该坐那张表面烧焦的桌子,而我现在坐的桌子也的确属于她。 我的确占了她的桌子,虽然是无心的,但我还是侵占了她的权益。让她坐了一年的烂桌子。 我问辅导员我能不能换寝室,辅导员说寝室现在很满,要换很麻烦。然后他说觉得那位仁兄做的不太对,而且有回转的余地,表示愿意来我们寝室调节一下。 好吧,我也不想换寝室,毕竟女生多的专业,大家容易嚼舌头。我性格比较内向,真说起来我绝对说不过她。(插一句非常主观的话,我一直觉得她和关晓彤的面相很像,都属于长得比较凶的那种,之前一年我都对她小心翼翼的) 但调节个篮子啊,是来再吵一架的吗。我又吵不过她。 我想了一下,我是有错,当初我没搞清楚状况,想当然了,也可能潜意识里我不想坐那张桌子就自动过滤了桌子也按顺序来的想法。如果桌子也像床位那样明确写着,我一定会坐那张表面烧焦的。只有一年,而且也不影响使用,不可能会为了桌子就直接和新室友结梁子的。 但现在我说什么她都不会信了,唉,后悔 但我也真的不能忍了。我也的确被她占了床位啊? 每天都睡不好休不好了,我承认我有错,但我的错真的要我用三年的睡眠和心情来赎吗?我不能接受啊?唉,真的太痛苦了。 而且内心不免抱怨;那位仁兄当初就不能找我说吗?不行的话你可以拜托班委老师其他室友告诉我啊?一定要不惜撕破脸皮找机会报复吗。 说句心里话,我每次想到她心里在恨我,又表面和我毫无芥蒂的样子……唉 但如果你说找辅导员换回来吧,她也的的确确因为我的行为受到了伤害。而且还不知道她知道我去找老师了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唉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不想一开学又是睡不好的精神折磨,但又一想到开始是我的不对,我就…… 过年都过不好了,天天挂念着这个。 忍下来又觉得痛苦不堪,激化矛盾又觉得自己也有不对? 求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29308
TA发的 热度:710   评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