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面对黄段子总能回怼,但现实中面对性骚扰时我却沉默了

VOL.2150 2021-02-26 10:03:03

浏览量 1245 作者:3 所属类别:文章

内容

111.jpg


文 / 溱溱

 

在网上冲浪时,不管是遇到陌生人跟我开黄腔,还是看到有关“性骚扰”的社会民生新闻时,我都能噼里啪啦地敲下无数精彩的回怼,为受害者想出各种反击套路,但当我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性骚扰时,我却沉默了。

 

那本该是完美的一天,却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而蒙上了阴影。

 

大四生活的末尾,除了对即将毕业的欣喜与对校园生活的不舍,我和室友小美还比其他人多了一份“没能在大学时去周边城市游玩”的遗憾。所以我们约定好,要一起去附近城市的游乐园玩。

 

微信图片_20210225135635.jpg


那天早上,我们久违地起了个早,匆匆洗漱后,一人背个双肩背就出门了。因为学校距离坐巴士的地点比较远,所以我们需要先坐公交到地铁站,然后再坐地铁过去。到地铁站的时间差不多是早上上班的高峰期,当我们那班地铁过来时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是满满的人了。

 

车门打开,首先看到的就是正对车门站着的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我们俩开开心心地聊着天,没有多想就上了车,像俩门神一样,一人半边,面朝着门,背对着那个男人站着。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阴影已经临近。

 

因为车上人很多,空气混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隐隐飘出一股酒味儿,所以上了车后我们俩没再说话,各自安静地站着等着到站下车。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像有东西在接近我的屁股,虽然它没碰到我,但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所以我立马侧过了身,于是我就看到了一只手,一只拎着塑料袋,且因为袋子里的东西重量不轻,而握成拳的手,这只手就在我的右臀部附近。

 

我突然的转身,让这只本打算触碰我身体的手的主人吃了一惊,他缓慢而装做自然地把那只手收了回去,贴回他的腿边。这只手的主人,那股隐隐的酒味的源头,就是那个站在我和小美身后的中年肥胖男!

 

太恶心了!

 

微信图片_20210225135642.jpg


可悲的是,除了感到恶心、愤怒和惊慌,我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整个人僵在那里,脑子像是不转了,又像是瞬间蹦出来太多想法导致大脑宕机了。

 

“这算性骚扰吗?”

“这不算性骚扰吗?”

“为什么会发生?”

“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

“我该怎么办?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要大叫吗?要骂他吗?”

“可是他可以说他没碰到我……”

“我要向车厢里的人求助吗?”

“他们看起来都行色匆匆的样子,他们会相信我吗?”

“我要报警吗?”

“他狡辩怎么办?我们还要去赶大巴车呢。”

“至少我要瞪他一眼吧?”

“好恶心啊,我不想看他的脸!”

“我要踩他一脚吗?我可以踩他一脚以作警示吧?”

“他会不会反咬一口?”

“我要打他吗?”

“我能打得过一个大早上就醉醺醺的肥胖中年男人吗?”

“我该做点什么!但是我真的害怕……”

……

 

我这边头脑里还在打架,可怕的事再次发生,他竟然又盯上了小美!

 

这次他可能吸取了我这边的教训,没伸手,但是他把他肥硕油腻、酒气熏熏的身体往小美身上蹭!

 

“你侧着站吧!”我对小美说,同时眼神示意她注意身后的情况,但是她可能是没有察觉到,也没读懂我的眼神,所以她说:“没事儿,我这么站着就行。”

 

她背了一个硕大的双肩背,包里的东西装得满满的,在她背后形成一个大的保护壳,所以那个男的肚子蹭的其实是她的包,没有触碰到她,但看到这一幕的我还是感到很糟心。

 

后来我们和那个男的在同一站下了车,我当时脸色一定很难看,可我却一直沉默着,眼看着他半秃的后脑勺,慢慢从我视线里消失,最终,我什么也没有做……

 

等我们坐上大巴车彻底远离那个男人后,我才开口和小美讲了地铁上发生的事,小美果然没有感觉到,她以为是早上的地铁太挤,后面的人在往她这边挤。

 

微信图片_20210225135647.jpg


在坐大巴车的一路上,我在脑海里骂了那个该死的男人一路,不止如此,那天之后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想骂他、打他,想把历朝历代的酷刑都在他身上实施一遍。我的愤怒无法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减,与此同时,我的自责也无法随时间消减。

 

为什么没能勇敢一点?为什么不能站出来?为什么我如此懦弱、胆小、怕事?为什么没把小美拉到我身边来?为什么定在那里什么也没做?为什么我那么害怕?

 

我是一个卑怯的人,我无数次想。因为卑怯,所以我才什么也没做吧……

 

但说实话,再回到那一天那个时刻,我可能还是会呆住,还是会不知所措,还是会害怕,怕那个人记住我的脸,也怕记住那个人的脸,还怕记住那个时刻,所以他到底有没有碰到我,其实我记不清了。

 

也是经历过了这样那样的事,我才慢慢发现,原来勇气可能不是与生俱来的,是需要学习和练习的。

 

勇敢如《请回答1988》里的德善,在遇到暴露狂时,她一副冷静的样子让暴露狂败走后,却突然双腿站立不住瘫坐在地大哭,真的太真实了。在遭遇这种事时,感到害怕恐怕都是我们本能的第一反应。

 

那么,再遇到这种事我会有勇气吗?

 

我不知道。

 

当事情发生时,为了抵抗住从心底升起的恐惧与厌恶感,恐怕要耗掉我的全身力气,但我真希望我有。我也希望不管男女,大家都有在遇到性骚扰时反抗的勇气,只不过,我更希望这种事再也不要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