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鼓起勇气做了妇科检查

VOL.1674 2019-11-08 10:03:03

浏览量 1245 作者:3 所属类别:文章

内容

111.jpg

文 / 不想说     来源/ 青杏酱  一颗青杏


01


没有女生喜欢做妇科检查。

这么说应该没什么人反对吧?(有的话希望听到你的故事)


我朋友曾经说过,妇科是一个集合了身体羞辱与荡妇羞辱浑然一身的场所。


她曾经因为姨妈推迟去做检查,在她反复告知医生自己并没有性生活的情况下,医生依然用不耐烦的语气喋喋不休地问:“到底有没有性生活”、“怀孕的话不能做这项检查的”、“有性生活你就说”……她只能一遍遍说没有、不可能怀孕、真没有,让她憋闷到想立刻逃出妇检室。


早几年我因为相同的原因去检查的时候,得到的也是类似的待遇。可以说,没有任何不得不的理由,主动做妇科检查?好比主动上门被羞辱一样,是不可能。


除了言语上,检查时候,躺在床上,打开双腿,一块布盖在上面,看不到,也不会得到任何关于下一步医生要做什么的提示,冰冷仪器毫无准备的进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止的动作,稍微感觉疼痛要是表现出来,还会被说这么一点痛都受不了?只能尽全力忍着,简直像被人强X一样。


虽然理解医生也很忙碌,投入不投入感情,是否足够友善,也许不应该成为判断医生能力的标准之一,有些医生并不是恶意,只是没有精力了。但对于患者我而言,恐惧感并不会有任何降低,妇科医生依然是我最害怕的医生,妇科依然是我最害怕去的科室。


所以,虽然深知做一做妇检,包括HPV/TCT的筛查,对于女性来说是必要的,确实有效的。年近30的我,依然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主动去做这件事。


更别提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一些医院的检查水平。


去年的一个早上,腹痛难忍的我去医院挂了急诊,被确诊为畸胎瘤引发卵巢扭转。紧急做了开腹手术,取出已经比新生儿头更大的肿瘤,也切掉了一半的卵巢。


术后清醒过来医生告诉我,这是从小就长在身体的,是父母的受精卵,可能我原本有个双胞胎姐妹,在胚胎时没有得到发育,所以附着在我的卵巢里一起出生了。也就是说,它从我出生就生长在我身体里,也许我很小的时候,它也很小,可是随着我长大,它也长大了,直到它突然大到扭转了我的卵巢,才终于被发现。


医生描述的一切,听上去很神奇。我听着听着脑子里却漂到了,之前做过的,所有的妇检,为什么对它毫无察觉呢?会不会我曾经难以忍受的痛经和它有关,会不会我不稳定的姨妈也有关?


术后,我也主动查了资料,才知道其实关于父母受精卵的说法,也只是一种猜想而已,具体为什么其实都还在探索中,但医生已经将它作为结论告诉我。


这件事导致我对原本就不怎么信任的妇科医生,推向了更加不信任的边缘。不信任加恐惧,让我很难主动去寻找他们。



baby-sleeping-on-white-cotton-161709.jpg



02



今年初,我的一个亲戚告诉我,自己检查到高危型HPV感染,还有些杂菌生长,医生要给她做检查,必要的话会动手术。我内心都还是怀疑的,HPV不是可以自愈吗?为什么要动手术呢?会不会是一种过度医疗呢?


毕竟医疗水平在不同地方发展很不平等,关于妇科的检查总是神神秘秘的,走进妇科诊室的,除了待产的孕妇可能会受到些许优待,更多都被归类为私生活不检点的“罪人”,话不会交代清楚,有些被淘汰的所谓病症在小城镇里可能还被大肆治疗着。


虽然信息传递的发展让我们可以去了解一部分关于检查和治疗的皮毛,也让我有了一定能力自救的能力,但毕竟不是医生,这样的一知半解有时加剧了不信任的感觉,让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直到我朋友又说她的妈妈得了上皮内瘤病变,做了切除手术。我才对亲戚要做的手术放下了一点心。这种放心的判断标准其实是有点好笑。只是单纯因为觉得可能真的确有其病吧,总不至于不同地区的人都存在同一种过度医疗,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时代发展仅限于此,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她们自然也都没有常规做HPV和TCT的筛查,等到身体已经不舒服,才检查发现已经到了需要手术的地步。


上个月的一天,我依照惯例去做手术后的复查。


挂的是三甲医院主任医师的号,叫号的机器出了故障,在大厅苦等一小时也没有看到号码发生变化,等走到诊室门口,才发现已经堆满了人。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不断有人插队进来,我也不生气,因为我本来也不想进去。


所以,我有机会观察这个医生。她长得很有气质,说话专业也温柔。


前排的姐姐怀孕了,但是胎儿不太稳定,医生让她卧床休息,她还是到处乱跑,又跑来医院说有出血迹象,医生责备她:“让你卧床休息呀,怎么又跑来医院了,到处跑”。姐姐又说感觉没力气就吃喝了点中药,医生有点生气,但依然是温柔地说:“你需要的是卧床休息一个月,不要吃中药了。你都不听我们的话。回去休息吧。”


边说也是边笑着,又接待下个病人,问到对方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笑着说超额完成任务,又聊到她才26岁,语气一变,成了震惊和惋惜:“你才26岁啊?”。


就这样观察了她对几个病人的态度之后,都是一边坐着专业的判断,该严肃的时候严肃,有缝隙的时候也愿意和病人聊上几句,我也渐渐放松下来,又想到亲戚的情况,一个念头决定顺便做个HPV/TCT检查吧,既然都已经排了那么久队了,她看起来也是很不错的医生。


终于轮到我,她看来已经注意到我在门口站了很久,问我怎么一直不进来,我说一直有人,她笑着说:“你进来就好了呀”,说明来意后,她火速给我开了检查单子,让我去预约B超号,再回来做妇检。每一步都交代很清楚。


妇检是和她一起的实习医生做的。开始前她就反复告诉我,不用紧张,很快就会好的。可能因为我临近生理期了,做抹片的时候,有一点出血,她也反复告诉我有一点点出血,但是没关系,很快就好。每做一个步骤,她会告诉我下一步是什么,还需要做几次。


可以说,这是我最愉快的一次妇检,有轻微的疼痛,可能因为她还是实习医生,不太熟练,但是感觉到很安心。因为我知晓正在发生什么,她告诉我她要取什么,怎么取,取到什么程度了。


取样之后,她告诉我需要一周才能看结果,并建议说如果结果是良性的,也不用再挂号看医生了,之后再复查就好。


一周后,我拿到了检查单子,所有的结果都是阴性的,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种HPV的类型。


当天回去做检查的时候,有一个来看HPV报告的妹妹,妹妹询问这样的情况要不要打HPV疫苗,她没有给一个决策,而是说,即便打了疫苗,也要定期做检查的。一边说,一边也用探讨的语气和身边的医生聊到,你说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还要打疫苗呢?



adorable-baby-boy-child-421884.jpg



03



后来,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表达对这位医生的赞赏,得到很多朋友的咨询,她们很多人和我一样,从来都没有去做过这样的检查,不知道的是一部分,知道但是不敢去医院的也有很多。还有一些人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检查,也不好意思去问医生。


其实,做TCT和HPV检查很简单,挂一个妇科号,直接告知医生自己希望检查的项目,只要是有检查条件的医院,都会为你安排做检查,一些相对较小的医院,也可以做到把样品送到更大的医院筛查。


取样之后,等结果就行,结果出来如果有异样,医生也会安排进一步检查。检查比想象的容易,结果也比想象中的好看懂。


虽然我是在看到了友善的医生之后,才放下戒备之心,选择做了检查。但我还是希望更多的姐妹更勇敢一些,做检查是为了身体好,为了避免风险,别去管医生的态度如何,有时候我们更勇敢,医生也会显得更友善。


对于一些相对顾虑多的伙伴,也可以考虑去医院妇科溜一圈,观察每个医生对待其他病人的方式,看到你觉得不错的医生,默默记下名字,回去挂那位医生的号。


希望大家都身体健康!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