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性别认同和性倾向,我探索了20多年

VOL.1681 2019-11-15 10:03:03

浏览量 1245 作者:3 所属类别:文章

内容

111.jpg


来源/一颗青杏  文 / 一两

 

01


这是一个非典型病例,也是一个先苦后甜的故事。

 

在我比较小的时候,互联网还不太发达,同性恋这个词都不太有,更别提性别认同障碍。

 

我出生在一个宗族意识比较强的家庭,又撞上了计划生育。父亲是家族里唯一的儿子,我是他唯一的女儿,而父亲的所有妹妹,生下的都是儿子。

 

听说我出生以后爷爷嚎啕大哭,并且连着开了好多年家庭会议,试图让我爸换个老婆,再造乾坤。

 

这些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我,不光是长辈每天挂在嘴上,我也会那么想,我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可能妈妈不需要过悲惨的总是挨打的生活,我不需要被长辈说,要是出生时把她掐死就好了。

 

我不是男孩,但我很会模仿他们的行为,这让我到现在也很困惑,在我内心深处,对于如何做一个女孩的缺失,到底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最早的表现是,我晚上起夜会站着小便,当然没有鸡鸡我会尿的非常,一言难尽,但是我那是在体验做男孩的感觉。后来被发现并及时制止了,于是我把这种体验方式更深层次的藏了起来。

 

其实不需要藏,因为我从小就被留短头发,我的小名不是什么小花小美,我的小名叫铁蛋儿,爸妈高兴了会喊我,儿子!我也回头。


至于衣服,都是捡哥哥们穿的,于是我自然而然就揣着弹珠圆片,混迹在男孩中间一起玩,过驴、打沙包、抓人玩的特别六,以至于练出了肌肉,一进小学就破了女子一百米赛跑的学校记录。

 

就这么到了初中,已经可以亦正亦痞,通过书籍,我不但了解到做男孩是什么样,我还了解到优秀的男孩是什么样,我不接受“三从四德”,但是我接受了“大丈夫在天地间,要立德立言立行”,我接受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男儿志在四方,外面是我向往的世界。

 


photo-of-person-across-the-london-bridge-3098734.jpg



02


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第一个美丽的姑娘,没错,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她是我的前桌,长得蛮漂亮,那时候只能叫爱情的萌芽,我喜欢她,于是接近她,做她的好朋友,每天送她回家,还被村口大爷叮嘱,“小伙子,看不见了,快回家去吧。”

 

纯洁的不知道什么感情止于转学,我认识了我真正意义的初恋,是我新班级的女班长。我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搞不清自己是男孩女孩。但是不要紧,我只是喜欢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隔着小区栏杆和我打招呼,看到她的那一眼,我就知道,无论我是谁,我都喜欢她。

 

一个身兼撩妹技能的女孩,是很容易得到另一个女孩的。毕竟我们那个年代,男生女生谈恋爱还比较少见,青春期的性萌芽加深了我们互相的感情,


在一次学区会考的短暂半天假里,我们在她家做了超脱普通朋友之间的事,当然仅限于摸摸亲亲,纯洁的笔者那时候连A片都没看过,只是听过,那时候还不叫A片,叫毛片。

 

谈恋爱没有影响学习,我们共同升入重点高中重点班,也正是在那里,我畏惧了。

 

她十分高调,对于我和她的关系丝毫不掩饰,而我第一次体会到了,那应该叫,怯懦吧。我本能的接受女生应该和男生在一起,虽然我还没搞清自己,但是直观来说,或者在大家的认识里,我是女生,女生可以和女生在一起吗,不可以。

 

我一边在本能上、身体上被她吸引,一边排斥这个事实,而她异常坚决,闹到父母、老师、同学几乎人尽皆知,爸妈甚至来不及搞清楚我到底什么情况,就把事情压了下去,高考最重要。就这么纠葛了三年,她考去北京,我远赴广州,和过去的一切分开几千公里,我松了一口气。

 

然而好色的本能没有限制我作死的能力,就在我发誓再也不谈恋爱的同一年,我一进大学就看上了一个姑娘,剧本又演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怯懦的是她。

 

我们正经八百的恋爱过两年,如果从我追她就开始算,是三年。纯洁的校园恋,接吻,约会,拉手手。在流言蜚语起来的时候,我已经能够平静接受,她却开始担惊受怕,终于从不给亲不给抱,到不给拉手,以她和一个学长在一起终止了流言的风波。



woman-leaning-on-railings-in-subway-station-2398215.jpg



03


回头看这件事,未必是坏事,我有机会可以喘一口气,审视和重新感受一下,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室友在留长发,我跟着她一起,第一次学习留长发,扎皮筋,穿胸罩,甚至穿裙子。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开始摸索、观察和学习,怎么做女孩。

 

很快就有男生对我的学习效果给予肯定,抛来了橄榄枝,连着两个追求者都非常沉迷于搂抱抚摸并以求点儿别的,一来我没什么感觉,对他们真的没有欲望,二来这种人是个正常人也不会接受,于是都婉拒了。

 

然后我有了一个到谈婚论嫁的男朋友。他长我两岁,聪明睿智,温柔体贴,虽然我在第一次和他接吻之后,莫名其妙的吐了,但我依然想克服困难,试着和他在一起。

 

就这么撑到了毕业季,我们原本商议一起到上海发展,他单方面签了回老家的合同,安顿好一切才告诉我,理由很正常,想回去照顾父母,也想毕业之后就能有房,可以和我结婚。

 

我没有以为的那么生气,真正使我接受不了的,是这场戏要演到实质了,我真的要继续扮演一个女孩,然后升级为人妻人母吗,这之前每一次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说话和表达我都像在演一个不知道谁,我知道怎么说话怎么反应男孩会喜欢,因为我会喜欢,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演技挺浮夸的。

 

分手还是就那么分手了,我接触到了一个概念,叫性别认同障碍。今年还有人把这个概念从疾病里除名了,所以就是,正常现象,一个觉得自己是男孩的女孩。

 

但我的症状并不那么典型,我没有刻意的追求短发,平胸,男装,对我来说,更多是心理层面,还有就是,对于男生没有性欲望,我喜欢一个男孩,更大的动力其实是他身上有我喜欢的品质特点,我想成为他。


后来单身了好多年,工作很好的填补了精力和时间的空白,看到漂亮女孩,也一般止于看看,我开始更注重欣赏女孩的精神品质,比如友善,关怀,爱心,宽容,我也会多加留意,揣摩学习。

 

并非致力于性别的区分,我只在成为一个人的路上没有停下培养自己。

 

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女朋友,我的爱人。我们的关系始于网恋,她聪明,睿智,勇敢,独立,她也善良,平和,博爱,宽容。当然也有一些我也会有的坏毛病。

 

因为同城,我们见面了,那是那一年冬天的一场大雪,我在地铁站前面的风口上看到了她第一眼,意外的很漂亮,我说“姑娘,搭车吗”。我常常觉得这是冥冥中的安排,如果不是同城,我们不会在一起。

 

那时候已经区别于少年时代,生活和几次恋爱经历,已经把我磨成了一个可以自己滚动的球,不需要别人刻意的补充,也不需要去补足别人,经济独立随之带来的心理变化,也使我开始敢做自己。

 

我们以成年人的身份恋爱,她摸我,脱我衣服的时候,我没有再发生过从前想吐,浑身寒毛直竖,甚至暴躁的情绪,说到底从前男人的触碰,对我来说更多是,老子也是爷们,你丫凭什么碰我,还想上我?

 

性生活的事,可以拉一个话题另说一篇。至于性别认同障碍,和她在一起之后,有些模糊了,老婆说喜欢看我穿裙子,喜欢看我美美的,虽然也觉得还是会别扭,但是总体来说,我没有排斥。


我想性别只是生而为人的属性之一,有时候必要,有时候,很幸运,不必要。我只是我,深爱着身为是你的你。

 

我并没有觉得丁丁是我的必需品,毕竟小玩具可以充分替代和完成该有的工作,而爱的能力,是必需品。也许对于自己的性别,始终会有一些困惑,但显得不是那么重要,内心和谐,所以怎么都会和谐。

 

谨以此文献给我挚爱的老婆,愿与你常伴此生。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