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口罩寄给前任一半”

VOL.1772 2020-02-14 10:03:03

浏览量 1245 作者:3 所属类别:文章

内容

111.jpg

文 / 十秒变盒


01


“我今天又犯贱了,给前任发了消息,跟她说如果需要口罩,我可以把我的快递给她一半。”


小姐妹给我发来这样一条消息,还没等我回复,她又发来一条:“那个坏女人回我:公司有提供,你注意安全吧。”


我删掉原本想回的那句“人家都结婚那么久了你还惦记干嘛”,换成了一句:她给你这样一句不咸不淡、社区慰问般的官方回复,你看着不闹心吗?


小姐妹说,闹心。还配了个爆哭的表情。


我回她,疫情已经很难了,你何必再这样折磨自己?


我这句话好像点燃了她心里埋藏已久的导火索,刚一发过去,她那边就噼里啪啦地炸过来一连串的话:“就是因为这场疫情,搞得我对她的思念越发浓烈,我真的担心她没有口罩,她的业务跟医疗相关,以前就经常跑各大医院,现在我真的怕,假如她真的被感染了……虽然致死率不高,可万一……世界上就没这个人了,那是深爱过的人啊,我的心也是肉长的……”


“你自己也说了,爱过的人,再深刻能怎样,那是爱、过、的”,这话一发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个莫得感情的打字机。


小姐妹似乎被我冷冰冰的回复气得有些上头,开始对我展开了一连串的前任攻击:“你那位呢?不是湖北人吗?她都把你删了你不是也还惦记着?现在这种形势,你敢说你就不担心?”


小姐妹说得没错,我曾经的她,家乡就在湖北一个小城里,距离武汉不远,早就成了重灾区之一。


我和她扛过了穷困潦倒,扛过了跨国异地,最终却没能迈过家人的那道坎。她曾哭到颤抖地说她扛不住家里的催婚压力了,无论我怎么挽留都没有用,最后她甚至用冷暴力逼我离开。


分手之后她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得彻彻底底,我的联系方式不是拉黑就是删除。她的身体素质在一次手术之后就大不如前,她消失之后,有段时间我失心疯似的担心她会像狗血剧里那样得了绝症、出了意外,可现实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后来我间接了解到,她的朋友圈还是偶尔有更新——她相安无事,没出任何意外。



man-wearing-grey-shirt-hugging-woman-outside-ner-crops-3373366(1).jpg




02


武汉刚封城的那几天,我确实担心过她。甚至想联系我和她仅存的交集——一名不熟的共同网友来确认她是否平安,更甚至,我想过把口罩和一些其他物品寄给这个网友,再以网友的名义转寄给她。


可我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就在我打开网友对话框之前的那一刻,我忽然清醒了——她把我拉黑删除得那么彻底,不就是在说,往后的喜怒哀乐都不再想要我的参与、艰难困苦也都不再需要我的关心问候了么?


我冷静下来,给自己模拟了一个场景:如果我还能联系到她,现在这种情况,她会接受我主动的问候和要寄给她的物资吗?我清楚地知道,她不会的。她不会给我她家里的地址,我想起曾经有一次我说要给回家过年的她快递个礼物时,她那含蓄委婉的拒绝。


她不允许我这样一个与她性别相同的人,以恋人的身份在有她家人的生活中留下任何痕迹——半点蛛丝马迹都将成为威胁,她绝不能破坏自己在家族中的形象,哪怕是现在的形势之下。


那反过来呢?如果这个时候,她主动给我发来了问候,我会感动吗?


不会的。我会害怕,怕自己因为这时对方的一句问候而多想,更怕发现终究是早已失去彼此之后,自己陷入二次失恋的痛苦。


于是我彻底镇静了下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刷新着湖北疫情的新闻,再也没动过联系她的念头。无论分手的原因是什么,无论分手时是否还相爱,放弃了,就是放弃了。也无论现在发生了什么,那都不是我们再联系对方的理由。老死不相往来,对彼此都好。


“我不再惦记她了。我一想到,就算她真的在这次疫情中有个三长两短,我连半点过问的资格都没有,我的心就凉得透透的了”,我恶狠狠地把这句话发给了小姐妹。当初的我有多炽热,现在就有多冷漠。有没有联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今的我,对她来说早已是个外人,我再也不该把我的牵挂放在一个连问候一句都没资格的人身上。


但其实我也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她主动向我寻求帮助,我还是会尽力帮忙的。可那已经与曾经的感情无关了。


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情感防线总是格外脆弱,我忽然发现,这次的疫情对普通人的心理考验之一,是来自前任。



close-up-photograph-of-woman-kissing-man-850399.jpg



03


几天前一个朋友在群里说,看来这段时间大家是真的很无聊啊,我那前任,昨天竟然给我打电话了。这个朋友曾经说过,他们是不可能复合的,除非前任回来跪下认错,“我太了解他了,他那个性格绝不会回头,更不会认错,我俩复合没可能的”。我们在群里八卦着她接起电话后的故事,她说,我没说什么,态度很冷淡,对话几度陷入尴尬,他以后应该不敢再找我了。


我们纷纷为朋友这种疫情中依然坚持冷漠的态度在线吹起了彩虹屁。


真的,大多数时候,无论你有没有新欢,主动联系前任或是积极回应前任的联系,都是特别给自己添堵的事。


我们常常怀念身后的旧爱,但那只不过是回忆在眼前制造出的海市蜃楼。熬过了那最难受的一段时间再回头看,我们怀念的,其实是那个付出真心的自己,更是那个被爱着的自己。


认真的付出和被真心地对待,是太令人着迷的状态。一段深刻的感情逝去后,我们会怕自己就此丧失了认真的能力,再也不知如何真心去爱,也担心这样的自己,不会再得到别人的真心对待,于是才沉溺在追忆旧爱的沼泽之中。


但事实是,无论你是痛心疾首地感慨怀念,还是采取实际行动去深情挽回,几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你要把焦点从你们两个人身上转移回到你自己身上。你还没丧失爱人的能力、还有被真心对待的资格,也还有遇到爱情的机会。回忆里的人,早已跟你没关系了。


不是每一对分开了的恋人都能做王菲和李亚鹏,普通人的爱情,放手了,就再没法用合适的身份和不尴尬的姿态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让属于那一段感情的心死在过去,是最好的结局,也是留给彼此最体面的尊重。


2020年一开始就接二连三地发生意外,我们太应该学会“珍惜眼前人”这件事,即使暂时没有那个对的眼前人,也不该把无处安放的情绪自以为是地抛回到前任的身上。缘分既然断在了曾经,难得的深情,还是留给后来的人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