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想再努力了,就看看这篇文章

VOL.1914 2020-07-05 10:03:03

浏览量 1245 作者:3 所属类别:文章

内容

暖心理.jpg


朋友说,跟你讲一段我很少讲的实习经历吧——


以前我实习的时候心高气傲。觉得自己很有才华,写写简单的广告文案嘛,点到为止发挥天赋就好。


那时候我上班,总觉得写的东⻄市侩,充满商业气息。“我是读者我不会想看的”——我不信任自己产出的浮夸成果。我每天都看着窗外在想,来回四小时的⻋程太苦了,地铁倒公交,公交倒地铁,永远倒不完。而且,自从集体赶完项目的某个周五放假了过后,我每天都盼着临时的放假通知。


我浑浑噩噩,那个公司也不怎么样,很短一段时间后,项目停摆,我的直接领导因工作不力被开除,被她招进去的我顺理成章离开公司。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我之所以觉得那段时间被荒废了,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接纳过“我需要吃苦” 这件事情。


我总觉得我还是小孩儿,甚至是个略有才华的小孩儿,所以飘飘然没关系,“大不了我以后只写书”。


朋友后来没有写书,当上了小领导。她郑重地告诉我,看不起生活的话,生活不会对你好的。


我归纳一下的话就是,对生活的轻蔑,都会被生活反算到自己头上。


朋友说:“在那段实实在在浪费掉了的时间里,我本来可以学习怎么跟人相处,我可以了解真实的市场需求,我可以在跟甲方的反复交接中锻炼意志,但我太年轻了,娇气,不想挨打,生怕吃亏,最后就成了一无所⻓。”


过日子苦吗,苦,但是你得说服自己,让自己愿意去吃那种苦。任何时候,你都不能处在被动的“我今天又好惨”的位置,你得知道你的工作,都是在为你的未来做谋划。


直面煎熬当然是难的,但你不能直接从那些苦里跳出来,仅仅跟它打个照面就奔逃,这样没有意义。你得主动地跳进那些苦里,彻彻底底地进去,接受痛的淬炼。



woman-wearing-white-dress-reading-book-1196338.jpg




24岁了我也在反思自己,从前过的是太漫不经心的生活。我的计时单位以“月”开展,只想抓紧机会吃喝跟闲逛,热衷于把最小块的时间装饰涂抹好,而不去「想未来」。


我打扮一个小时出⻔,散步三个小时,喝酒两个小时,加起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回工作消息,这就是我曾经的很多个下午。


「想未来」很痛苦,你总是会发现,你需要逼迫自己在工作中逆流而上,你需要了解最复杂的生存规则,你需要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更高的眼界更好的思维,你得让自己站在压力之下,否则你的生活是不会翻新的。


而几年后,如果旁人都事业有成家庭圆融,而我仍旧只能紧握瞬时的取乐,我就得接受,当初,是我在该好好写完的答卷面前逃跑掉的。


在现实中落跑可不是公主,而是过于软弱无法架构生活的人。


在大学的世界里你很难想象,其实你注重前进的速度不是为了在同龄人里争取第一或第二,仅仅是“做个正常的同龄人”就需要你不断奔跑。因为这个世界在前进,你得跟上它的速度。


16、17年的时候跟我稍有接触的同等粉丝量的公众号,我最近再点开一看,有的阅读量都掉到只有3000了。


有个认识的朋友,仅仅是因为没有考上研究生,临时地找了个不知名小公司上班,现在就发现以自己的履历既无法再去大公司也无法进入体制内。


而每当我松懈时,我就会有一种强烈的会被抛下的焦虑。问了朋友,他们说,都是如此,如果几天了手里都没有像样的产出,心里就发慌了。


我们被催促着不能慢,本就如此。



woman-lying-on-bed-1577607.jpg




李佳琦不停直播能赚到上亿的豪宅,多数人不停地工作可能仍收效有限,但还是得继续,不继续,仿佛就离自己想要的生活,更远了一点。


所以就,直面所有的痛苦。⻓大后的世界,苦是常态。艰巨的痛苦,烦琐的痛苦,被令人恐惧的事物反复折磨的痛苦,这些让我们逐渐可以具备成年人的特质,跟这个世界平等对话。


18年的时候我坐高铁从杭州到上海参加活动,当晚到达上海的时间正好是平时推送文章的时间,刚下地铁,我就掏出笔记本,蹲在小雨中的路边做最后的校对。我觉得我很苦,当时的朋友却直言: 其实你可以提前准备好的。


我:我在途中做了,高铁上信号不好,我修改起来更慢。朋友:对,这个你也应该早点考虑进去。


当时心里嚎啕委屈,觉得朋友怎么这么无情,现在我就会想,确实,我没有安排好时间,早就该优化自己的工作思路。


我觉得相比起骄纵的过去,我的如今很好,踏实知足,放平了心态,能跟屡屡下发挑战的生活对峙周旋。


我们不向外界撒娇示弱了,这也是我们抓起人生话语权的时刻。


—THE END—